<thead id="f9bvv"><dl id="f9bvv"></dl></thead>

    <mark id="f9bvv"><dl id="f9bvv"><listing id="f9bvv"></listing></dl></mark>

  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澧蘭

          歲月之卡

          2021-05-24 10:45:15  來源:張家界日報  作者:曾蕭逸 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            “撲通、撲通……”,我依偎在奶奶的懷里,聽著奶奶的心跳聲,也聽到了我的心跳聲?!拔衣牭轿覀兊男奶暳?,奶奶,人為什么要心跳呀?”奶奶聽了我的話,一下就樂了,“乖孫女兒,人不心跳,就死咯——”笑從奶奶的皺紋里溢出來,化為一圈圈波紋,仿佛能將我包裹在笑的波浪里。

            奶奶,爸爸的母親,一種叫血脈的東西將我們緊緊地連在了一起。奶奶老了,佝僂著身軀,但仍沒有丟掉勞動的習慣。每次下地干活前,她都會戴一頂草帽,把白發挽成一股大辮子,再盤起來。白發盤成了家鄉石磨的模樣,一圈一圈,用一個大黑發卡別著??吹侥棠堂利惖陌l卡,我也愛上了?!澳棠?,我也想要一個發卡!”“你現在頭發太短,等你長大了,奶奶給你買!”我問奶奶:“我什么時候長大呀?”奶奶說:“等我老了,你就長大了!”我又問奶奶:“那您什么時候老呢?”奶奶聽了,哈哈大笑起來:“等我的孫女兒能用發卡了,我就老嘍!”

            奶奶的話意味深長。像家鄉連綿起伏的土地,一丘連著一丘,高高低低,一眼望不到邊。

            我常在奶奶爽朗的笑聲里沉醉。奶奶架起了我孩童時代最深、最溫暖的記憶。

            土地之于奶奶,是靈與肉的關系。誰是靈,誰是肉,奶奶和土地之間,時時變換著角色。土地對奶奶格外親切。奶奶在土地里干活,身上從不沾一點泥土,每次做完農活,奶奶的衣服干干凈凈,全身散發著汗香。而土地對我卻沒那么友好,坐在地上,屁股總會沾滿泥土。我不明白這是為什么。是奶奶的草帽給土地遮了蔭,讓土地產生了感恩嗎?——我這樣問奶奶。奶奶笑了,乃至于眉毛都受到牽連,化為一輪新月,彎彎的淡淡的?!肮詫O女兒,誰對土地親,土地就對誰好!”

            我與奶奶一起生活到上初中前。

            從我呱呱墜地到小學畢業,奶奶對我一直寵愛有加,贊揚的話語,鼓勵的笑容,如涓涓流水從未斷流。在家中,傲氣與未成熟的稚氣充斥我全身。奶奶的寵愛養成了我的恃寵而驕,我一直認為奶奶對我的愛理所應當,我對奶奶的愛也隨著年齡的一天天增長從一開始的感動感恩、到發生矛盾逐漸變得蠻不講理……而奶奶卻一直用笑包容我的一切。在她眼里,我隨時隨刻都是一朵盛開著的花。奶奶的笑容成為了我成長中的最動人的溫柔。我不明白奶奶為什么不對我生氣,為什么總喜歡用笑融化我心里長出的一根根刺。

            奶奶一天天老去,我一天天長大。

            轉眼間,到了上高中的年紀。隨著學業的繁重,我回鄉下的次數越來越少,好想陪陪鄉下的奶奶,聽聽她的笑聲來緩解我學業上的壓力,可我總沒有時間,只能在夜里想起奶奶時抬頭看看星空。我知道鄉下的奶奶也許也在望著星空,在她眼里,有著重重的山,重重的水,重重的土地,還有父親、母親、我。星星和月亮,像是奶奶用愛鋪成的路……

            記憶是最容易模糊的東西。在時間的流逝里,好多事情,總會一團一團地淡去??捎嘘P奶奶的大小事情,在我的腦海始終清晰可辨,牢不可破地粘在了我的記憶里。奶奶喜歡農村,喜歡山間的清泉流水。每次想念奶奶時,把她接進城,住不了幾天奶奶就會起身回去??倢ξ艺f城里灰多,嗆人。要不是想看我這個孫女兒,才不會來城里呢。

            高二那年中秋,我回到鄉下,與奶奶一起坐在院子的搖椅上看星星。邊看星星,邊聊趣事兒。臨走時,奶奶步履蹣跚地回房間,讓我一定等一等。不一會兒,拿出了一個白色的發卡,說:“這是我趕集的時候買給你的,你小時候不是一直喜歡我的發卡嗎?奶奶給你買了一個白色的,你收著,戴在頭上肯定特別好看?!蹦棠掏?,充滿了期待。我一手拉著奶奶的手,一手拿著發卡,眼眶濕潤了:“謝謝奶奶·····!”

            要回城里的家了,奶奶站在門口向我們用力揮手。車發動了,跑得越來越快,奶奶的身影越變越小。隱約中,看到奶奶從兜里拿出手帕不斷地擦眼睛。媽媽說,奶奶舍不得你呢,每次都偷偷流淚。聽了媽媽的話,我的心像是被什么重重擊了一下,生疼生疼。我的眼眶也漸漸濕潤,便趕快把車窗打開,頭仰起,試圖讓風吹干眼淚,也想著風能否將我的眼淚化作思念吹到奶奶身邊……

            回城的路上,我竟在車上睡著了。我夢見奶奶帶我穿過山間樹林,帶我爬上鄉間最高的山,帶我在小河里嬉戲抓螃蟹,帶著我去抓雞鴨摘菜葉······

            高三那年,奶奶走了。沒有等到見我最后一面。山村和九泉的距離讓我十分悲痛,淚如泉涌。

            葬禮上,我戴著奶奶送給我的發卡。淚眼中盡是奶奶送我發卡時的情景。

            疼我的奶奶走了。我再也看不到奶奶了,聽不到奶奶爽朗的笑聲了。每每遭遇挫折或痛苦,我都會想起奶奶。想起她那包容的笑容,想起她那豁達的性格。感恩奶奶帶給我的所有,我也會帶著這份愛更好地對待他人。

            奶奶走了。每年的春節和清明,都能在家鄉找回奶奶的感知。家鄉的一息息土壤里,都活著奶奶的精神。我感覺,奶奶一直都在身邊。我常常站在墓碑前與奶奶說話。奶奶勞動了一生,面朝黃土背朝天,用雙手開墾耕地,用愛來澆灌土地,最終也回歸了土地。

            這么多年過去了,仍然常常夢見奶奶——奶奶在山坡上躬著背,辛勤勞作,夕陽的余暉將她原本佝僂的身影拉得好長好長。草帽下的大辮子,好比頂著一頭高粱穗子……



        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          舉報此信息
         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
          日本免费一区二区三区最新
            <thead id="f9bvv"><dl id="f9bvv"></dl></thead>

            <mark id="f9bvv"><dl id="f9bvv"><listing id="f9bvv"></listing></dl></mark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