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ead id="f9bvv"><dl id="f9bvv"></dl></thead>

    <mark id="f9bvv"><dl id="f9bvv"><listing id="f9bvv"></listing></dl></mark>

  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澧蘭

          人在風中

          2021-05-10 09:38:11  來源:張家界日報  作者:江左融 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            1.漠漠秋空

            一撥秋色繞上青藤,爬上樹干,鋪向樹梢,葉,開始黃了,漸成飄零之勢。

            霜降后的山間林野,慢慢地被一層一迭的浸染,銀杏、紅楓晃動了心思,蟄伏的情愫開始發酵,它們動用整個季候的孕育,提交出體內的顏料,打扮著正在變涼變老的日子,觸及了我們對萬物的無限喟嘆,這般的人間勝景,必然是看不夠的。

            喜歡立在秋陽杲杲的風中,比量四季光華。會對著一枚枚松果,依次起身躬問:看盡蒼山咽下落日,黑夜抱緊寂寞,是否已了悟關乎萬物的許多?

            人在路途,如行風中,況已半程在望,我們努力地把很多物是人非,活成一種忘卻,惟獨恍惚某個時刻,保持就此幻覺,即便是做一個被黑夜贖賣之人,也愿枕這段長醉不醒,延一份清夢長綿。

            軟紅千丈,總有一個同質同類的人,與自己靈魂深度契合,在人世的某處駐望?;蛟S終其一生,都不會有交集,只是風中匆匆拂面的悵惘,或許那淺淺一晤,已如故人重逢,情趣相諧,一眼萬年,諸如此類緣份,便成余生牽念與羈絆。

            塵世多少癡兒女,人間就有多少的遺憾。它是縈繞心頭的隔,是潛在心間的欲,是活的期冀,是提命的弦,揮之不去,別之還難,在生命的光陰中輾轉,成流年的啜飲,暗夜的殤。讓我們不由嘆一聲前塵似舊夢,還聽一曲“如果你錯過了我坐的那班火車,你應明白我已離開……”

            冥冥中有太多的不知,最害怕的,是那個沒了你的世界,會不會有更厚更濃的寂寞,把自己緊緊包裹,所以請求若是真有光陰洄流,我依然要選擇認識你,盡管這份相識,已是太遲太晚,已是恨不還君雙淚垂。

            總有些話,不能輕易出口,怕多說出那一句,便驚卻了人間幽夢,于是把它氤氳成一縷云淡風輕,在心上眉間悄悄收斂,更怕一不小心的道破,被夜風遞送了消息,讓伴它遠去的深深祝福,折身回顧,泛濫了千滋百味的凄楚。

            秋已漸深,我攜上一份最美的落寞,著風衣盡掩千瘡百孔,一路言笑晏晏,旖旎而行,惟其如此,換取各自的心安、清朗與太平。

            2.風中芙蓉

            深秋的高速路途,薄霧籠紗,萬物清冷寂然,路旁一叢叢飛花輕似夢的蘆荻,伸長著秀頎,環顧嫣然。兩邊還有紅白相間的木芙蓉,花正昂然綻放,它們微傾著身子,在墜露的晨風中,翹首輕飏,又或俯身惋嘆,盡顯儀態萬方。而它們在我的眼中,卻讀出了異樣的哀傷。

            就是這個清晨,我和先生開車奔赴向長沙的路途。我年老體衰的老父親,因為心腦梗并發,已被醫院推辭,四兄妹萬般不甘心,要與死神作最后一搏,于是連夜請救護車送湘雅,已經昏迷的父親經過各種急救措施醒了,再一次住進重癥監護室,雖然之后的日子,每天只能通過視頻看上父親幾眼,尚也算是種安慰,其實大家心里都很明白,此時的父親,已到了看一眼便少一眼的時分。

            那一天,ICU的護士遞給長兄一頁紙張,說是父親在里面拼盡氣力給我們的留言,仔細辨別了好久,才認出“我工作了三十八年,累了,要休息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父親寫得一手漂亮的硬筆字??涩F在父親的筆跡,已是筆力全無,歪斜著,凌亂著,好多筆畫,不過是淡淡一痕。原來這生命,是何其之輕!

            父親的離去,如山傾倒崩塌。遺我煢煢孑立于風中,恓惶茫然,搖搖欲墜。悲慟來得太急。而我,這朵一直是安逸地開在父親掌心中的花,自此之后,便要直面生活的諸多風吹雨打,將再也無處躲避。

            也許這樣的塵世,其實一直要學習所有的接納和放下。面對人間最悲怮的別離,也要眼底眉梢了無痕,只剩從容。

            3.幻夜溫茶

            已是太多太多的失眠夜了,就像擁有的太多記憶與感情,這便是我于世上心疼著自己的種種理由之一。

           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,所以不必有過多的悔恨,多亦無益。

            我想剜掉的那些,并不止于在心尖尖上的那一塊。

            幻夜而來的,終將幻夜而去,永失斯夜,正所謂山高水長,各自歸途。

            恰似今天,你我飲盡這杯酒,寫下這首同題,在那頁素箋中完成句讀,標注下最后的逗點,煙云際會,也許也會就此作別。

            我的這雙被神秘力量支撐著的眼,已盛滿倦意的迷離,可我明白,最艱難的,是即便拼著命,也要擎住的兩顆淚。

            一夜風行,走遍千山萬水,鳥兒們趁夜飛來,銜著一闋闋美麗的星月神話,繞樹三匝,我依然立在風中輕笑,直待終有一天,化石成泥,所有的不甘、寂寞、辛苦與委屈,亦都化作光陰的殉葬。那云山千疊的守望,或許將一點點勞倦,一點點淡然,一點點遙遠成云外牧神的永恒凝視,而我,亦將白發叢生,縱然底事無成。

            今夜,又逢再讀一遍宮崎駿,念及他的那句“你住的城市下雨了,很想問你有沒有帶傘,可是我忍住了,因為我怕你說沒帶,而我又無能為力,就像是我愛你卻給不了你想要的陪伴?!庇袦I如傾!

            掠過此際幻夜,人間已醒,外面開始有人聲鼎沸,車水馬龍,又是一個清晨走來,若是它帶來一窗秋光,帶來些溫暖的照射,便也是美的。

            還請續些茶。秋來,再添半盞溫溫的苦菊,去火退熱,清肝明目,咱且同飲。將那萬事,都付與此盅。茶余,何妨再論一場子虛烏有,何妨再談及紅塵,真個也:

            人淡如菊,倏爾一杯!



        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          舉報此信息
         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
          日本免费一区二区三区最新
            <thead id="f9bvv"><dl id="f9bvv"></dl></thead>

            <mark id="f9bvv"><dl id="f9bvv"><listing id="f9bvv"></listing></dl></mark>